「喜菡文學網第二屆新詩獎」總成績公布

 

經過(10/01~11/30)兩個月徵稿,感謝四方好手踴躍投稿,共收得489件。12/01~12/10進行初審,選出35篇作品進入決審。
2007/12/11~2007/1/5
為決審期。最後成績採評審名次換算積分制(第一名20分、第二名15分、第三名12分、第四名9分、第五名7分、第六名6分、第七名5分、第八名4分、第九名3分、第十名2分計分。

 

作品名稱

離畢華評

王希成評

丁威仁評

積分

總成績

1

第六名

6

 

 

6

 

2春天

第六名

6

第三名

12

 

18

佳作

3和愛人旅行

第五名

7

第一名

20

第八名

4分

31

推薦獎

4在日記折角的污漬上旋轉

 

第四名

9

第五名

7分

16

佳作

5最遙遠的距離之愛--致Dear

第六名

6

 

第九名

3分

9

 

6繪本

第七名

5

第十名

2

 

7

 

7時間的橫流

 

第五名

7

 

7

 

8催眠

第三名

12

 

 

12

佳作

9個舞台劇演員

 

 

第十名

2分

2

 

10西南,黔北

 

 

 

 

 

11彼岸之囚

第二名

15

第八名

4

 

19

佳作

12還有

第七名

5

第六名

6

第七名

5分

16

佳作

13山中時間-柴山有感

第七名

5

 

 

5

 

514無字聊齋

第七名

5

 

 

5

 

15攜帶一座花園行走

第七名

5

 

 

5

 

16在擁擠的街頭擦肩而過

 

 

 

 

 

17走近莊周,走進《莊子》

 

 

 

 

 

18壁虎

第七名

5

第九名

3

 

8

 

19放學了-記澎湖縣大倉國小廢校

第一名

20

第二名

15

第一名

20

55

首獎

20在吳哥窟

 

 

 

 

 

21又到了這樣的日子

 

第七名

5

 

5

 

22癌細胞

 

 

 

 

 

23艱難

 

 

 

 

 

24不寫詩的日子

第七名

5

 

 

5

 

25走了,遺忘

 

 

 

 

 

26你說,你聽見

 

 

第六名

6

6

 

27月經交響曲

 

 

 

 

 

28子夜歌

 

 

 

第四名

9

9

 

29行旅

第七名

5

 

第三名

12

17

佳作

30「傘是被允諾的,畢竟雨季很長。」祂說。

第四名

9

 

第二名

15

24

推薦獎

31戀屍癖

 

 

 

 

 

32倒數計時

 

 

 

 

 

33小草的心願

 

 

 

 

 

34無以名狀

 

 

第五名

7

7

 

35SOLA─天空

 

 

 

 

 

 


 

 

首獎

 

放學了-記澎湖縣大倉國小廢校/李錫文

 

推薦獎

 

和愛人旅行/董秉哲

 

「傘是被允諾的,畢竟雨季很長。」祂說。林餘佐

 

佳作

 

彼岸之囚洪春峰

 

行旅/鄭智仁

 

春天陳牧宏

 

在日記折角的污漬上旋轉/蘇家立

 

還有張葦菱

 

催眠吳昇晃

 


 

首獎

 

放學了-記澎湖縣大倉國小廢校/李錫文

 

放學了
敲定最後一個下課,鐘聲
開始荒廢
我打包了教室,將走廊上鎖
走向司令台,與即將鰥居的校工
費力降服死守的國旗
然後我瞥見,他黑瘦的手
在輕風裡微微發抖

兩個學童組成的路隊,越走越遠
越遠,越龐大
那沉沉蓋地的影子,壓傷
我的視線,慢慢瞎掉
一段無力的抗爭
他們被宿命的藤蔓纏身
他們此後得從蝸牛變異成海螺

為了不被蜘蛛捕食
掛在校史室牆上的校長們
或先或後,陸續逃出
這個日漸陰濕的洞窟
他們雖曾留下些許獨特的氣味
但聞嗅功過的鼻子,已因
灌進過多悽涼的海風,而鼻塞

明天起,辦公廳的老藤椅
會懷念我坐落的力道嗎?
桌墊下的行事曆像訃聞:
學期結束,舉行簡單的家祭
我彷彿聽到蟲蟻磨牙的聲音了
從每一個胃痛的抽屜
從霉,從灰塵的竊喜裡
我推椅起身,踩過滿地脫落的油漆
溫習離島教育光鮮的過去

料想小島此刻正緩緩下沉著吧!像
拔掉氣塞的救生橡皮艇
潮水會漫過那兩條悠閒的街道
用南島母語對孩童大聲叫囂
而後淹沒操場,搖擺水草
而後整個村落對文化的信仰,將沉入
一片暗藍深海

疲倦的校名從國民教育史放學了
無限期停課

 

【個人檔案】

 

李錫文,筆名李非易、李覃,1971年生,台灣省澎湖縣人,國立台南大學教育經營與管理研究所畢業,現居於澎湖,擔任國小教師。曾獲數屆澎湖縣菊島文學獎現代詩及散文獎項、基隆市海洋文學獎、國文老師文藝創作獎新詩獎、台東地方文化館徵詩入選、台中市梅川文學獎……等。著有《島嶼夜未眠》、《海豚再見》。

 

【得獎感言】

 

     對我而言,每天在家庭和工作之外,能有小小一段空暇,奢侈地寫幾行詩,就是一件異常快樂的事了;如果總算成詩幾首,碰巧一些人願意賞讀片刻,更足以讓我喜慰非常;而如果偶爾我把自以為的佳作,投身文學徵獎的競技場,並僥倖脫穎勝出了,則我只能興奮狂吼:「我真是太幸福了!」

    為了不讓自己的另一種興趣音樂,抗議我的偏心,2007是我在文學創作上最偷懶的一年,「喜菡文學獎」也是本年度我唯一參加的文學創作比賽,能夠獲獎,或許是上天受了我「其心專一」的感動吧!

    感謝各位詩壇前輩評審的愛護,感謝喜菡站長多年來推廣文學的用心。我將繼續以詩記錄我的生活,以詩關懷我週遭的環境。

    總之,大家一起瘋狂愛「詩」吧!

 

【王希成評】

 

鐘聲荒廢,教室打包,走廊上鎖,一種消失與離散的蕭索。輕輕地書寫,卻重重地敲擊心境,鰥居的校工也是自己吧,好費力地降服死守的國旗,黑瘦的手在輕風裡微微發抖,就要吹熄燈號了嗎?

 

兩個學童組成的路隊,越走越遠,龐大沉沉蓋地的影子,壓傷閱讀的視線。
這最後的喧鬧與相聚,他們會從此遠離課本與知識嗎?校園將沒有盪起鞦韆的笑聲,少子化的社會,偏遠的地區,教育也要如風四處流浪嗎?

 

至於主導學校一切的校長,詩人如此深刻地書寫:「掛在校史室牆上的校長們,或先或後,陸續逃出,這個日漸陰濕的洞窟。」而辦公廳的老藤椅,會懷念老師坐落的力道嗎?桌墊下的行事曆像訃聞宣告:學期結束,舉行簡單的家祭。
都拆解了,學校,他們,部落,離島教育。小島也好像緩緩沉入一片暗藍深海,鉛墜了鬱鬱的無奈。


【丁威仁評】

 

2005年教育局宣布大倉國小廢校,大倉國小的最後一學期,全校僅有七名學生,然而大倉的孩子在七歲,就得像流浪的浮萍一般到馬公本島找間學校,展開學習的起點,縱使他們會獲得政府核發每位學生每學期兩萬五千元的交通補助費,然而也代表著他們變成了離島教育下的孤兒 。而這首詩便以一種略微哀傷但不強力批判的語言,將詩人自己對於大倉廢校的無奈與感傷,表述地令讀者充分感受到相同的經驗,無論是校工「他黑瘦的手/在清風裡微微發抖」的白描,還是「鐘聲/開始荒廢」的象徵,都在在呈現了自身廢校的無力與難過。從第一段作者引領我們對校園做最後的巡禮,第二段作者對於未來只剩兩名學生要像「海螺」一般過著學習生活的無奈,到第三段對於大倉過往歷史的淒涼回憶,到第四段的最後一瞥、撫今追昔,第五段對於文化的反省,以致於相當精采的結尾兩句對台灣教育的隱然批判。都可見此詩書寫的用心經營,使結構相當有層次,語言運用也恰到好處,可以說是撼動讀者的佳作。

 

【離畢華評】

 

此篇在所有的參賽作品中最不傷眼睛,也最不傷神,但讀後卻令人神傷。

澎湖縣白沙鄉大倉國民小學因為學生人數不足,於20058月宣佈廢校。

這個事件放在當今重口味的新聞當中,絕對尹不起多數人的感覺,何況心痛,但作者溫良又敏感的心靈觀照之下,以平實又精確傳神的文字傳出字詞內蘊的力道。

說其溫良,譬如其批判所用的詞句為「但聞嗅功過的鼻子,已因/灌進過多悽涼的海風,而鼻塞」。

說其用字精確不蕪雜,譬如「兩個學童組成的路隊」,「兩個」學生就可以組成一個「隊伍」,既點出學生之稀少又言及雖是迷你學校,一切作息仍有板有眼。

所謂字詞內蘊的功力,例如:「為了不被蜘蛛捕食/掛在校史室牆上的校長們/或先或後,陸續逃出」、「明天起,辦公廳的老藤椅/會懷念我坐落的力道嗎?/桌墊下的行事曆像訃聞:/學期結束,舉行簡單的家祭/從霉,從灰塵的竊喜裡/我推椅起身,踩過滿地脫落的油漆/溫習離島教育光鮮的過去」。

而在詩末,說,「料想小島此刻正緩緩下沉著吧!像/拔掉氣塞的救生橡皮艇」,在此提出作者心痛之處,那就失去受教育機會的人被剝奪的不只是「文明」,而是無法建立具有獨特/唯一氣質的文化,而沒有文化的國家,注定亡國。

又,在「一段無力的抗爭」之後,「料想小島此刻正緩緩下沉著吧!像/拔掉氣塞的救生橡皮艇」。是誰拔掉氣塞的?拔掉氣塞的人正是亡國的兇手!

紀錄時事貼近生活和生命而不打高空,不弄玄虛,不玩文字,更可貴的是表現出知識份子的蘊藉謙恭,此篇足可納入大倉國小校史。

 


 

推薦獎

 

和愛人旅行/董秉哲

 

——如果穿越了那寬闊而平整的孤寂

你選擇迂迴的夜裡,
時間在植物的呼吸中,忽暗忽明
語塞的巷口,彼此的
身影,自陽台滴淌而下
穿越微霧,穿越流質的街坊——
多義的氣候,她想要的盆栽
和信箱裡久候未至的潮聲
(某些未曾浮現或顯而易見的)
燈火熄在原處,記憶失去了路徑
衣領上有連日陰雨的層次

你選擇不被留意的車班,
鄰座是愛,窗外有題旨恢弘的寂寞
(沒有雜質沒有衰微的預兆)
靜默的公路,靜靜通往最近的遠方,
另一邊陲之隱喻,「距離真正的敗退,
還有多少里程?」你背對星群,
自情感內陸等速地撤離,
沿途逸出昨日的刻度昨日的身體
風裡盡是疲憊的語氣,
漸漸你觸及了細緻的黑暗
的肌膚,被耽擱的光

你獨處於世界最深處
為了往後的行程憂心忡忡,
一切能否陽光充足,溫柔而沒有困境?
帶著維他命和一本她會愛的書
在每一跨越縣界的瞬刻,想起
她反覆唱錯的歌詞,並輕微哭泣
此刻是不斷偏離的神秘的虛線
(無以定義無以挽回的)
你細細解開早熟而易碎的夢,適量的睡眠
聽說地圖末端也飄起你心底的雨,
誰又透露了抵達後之事


個人檔案】

達瑞,本名董秉哲,一九七九年生,台北人。真理大學台灣文學系畢業。作品曾入選年度詩選、年度小說選,曾獲聯合報文學獎新詩大獎、小說評審獎等。現為出版社編輯。

得獎感言】

當我們寫詩,彷彿有光,即便世界傾危如故,彼此仍有著細碎卻強韌的溫柔。

【王希成評】

 

詩的密碼在欲語還休,在抽離一些太平白可解的表面,進入內堛滷◎P疆域。喜悅、憂心或者矛盾,透過詩的語言,當然不是散文式,那會影響閱讀的想像與美,真執而懇切自然,讓文字與意象帶領閱讀者,進入詩人書寫當初的情境,最原來的感動。解碼與共鳴,完成創作者與閱讀者之間的美妙共鳴,詩的意義才真正存在。

 

「和愛人旅行」就是這樣的書寫,我很享受地自詩人優美的詩句、意象與節奏中出發,開始隨興的旅行,時空是迂迴的夜裡,搭乘的是不被留意的車班。穿越了那寬闊而平整的孤寂、微霧、流質的街坊,氣候因為心境有了多義的象徵,語意有許多珍惜和感動。

 

美麗地觸及了細緻的黑暗堛漲棌均A被耽擱的光,滿滿的甜,憂心地又退回獨處於世界最深處,可以幸福嗎?可以陽光充足,溫柔而沒有困境,往後的行程。矛盾而甜蜜地在愛中旅行,帶著維他命和一本她愛的書,「在每一跨越縣界的瞬刻,想起她反覆唱錯的歌詞,並輕微哭泣。」卻是一條不斷隱喻的神秘虛線,在在眼前展開了。  
 


 

「傘是被允諾的,畢竟雨季很長。」祂說。/林餘佐

 

用一把抒情的傘走在這樣的雨裡
你像是在對抗什麼似的
以一種石頭的心情
緩緩前行
緩緩思索

「這是雨季,你只有這把傘。」祂說。

最底層的難題就這樣遼闊地展開
像是一把不得不舉起的黑傘──
晴天的時候是
鎖上的抽屜有很多很多
秘密。雨天則盡情地展示
那些難以回答的問題:

保險套的口味?棺木的樣式?
名字的筆畫?養生食品的口味?
護士裙底下的秘密?
指導老師喜愛的食物?

「撐傘的感覺像什麼?」祂給你傘又好奇的問。

你說:
像是小學國語課堂上
劃生字的姿態,感覺佔領了什麼
亦或有什麼深深的
深深的被佔領了

雨傘:ㄩ ˇㄙㄢ ˇ。遮雨用的
傘,多用油紙、油布或塑膠布等
製成。雨傘雨傘雨傘雨傘雨傘。
──
解釋一次、生詞五次。
(
你佔領,你失去。)

就這麼回憶起了
一個你曾著迷的遊戲:
雨天,在小學中廊排排坐的小孩
最後一個沒被父母接走的
就給一把黑傘
讓他提早盛開出
自己的人生

「每朵傘下都有一個雨季,不管你愛或不愛。」祂堅決且任性說。

 

【個人檔案】

林餘佐,一九八三年生,嘉義人。
東海中文系畢業,
目前就讀東華中文研究所。

【得獎感言】

在書寫的當下,
就彷彿置身於荒島。
──
孤獨且完整的喜悅。

感謝,傷我以及愛我的人,
你們是我在荒島上不斷拋出的瓶中信。

【丁威仁評】

 

令人深思的一首詩。一方面透過祂,一個神性的敘述者作為段落換場的導引,把哲學性的問題拋出給讀者;另一方面在每個較大的段落中,卻拋出了作者(亦或是讀者)給祂的回應,兩方面既清晰卻又隱密的對話,卻涉及了關於「人生」的宏大命題,而這個命題卻又收束在「雨季」與「傘」的意象中,看來輕描卻未必淡寫,每一次「祂」所問的問題卻來越深刻,一直到了最後祂任性地給予「人生」下了定論;而每一次的「你」則在雨季中慢慢理解人生的秘密,直到最後才發現如此簡單卻不變的真理:「每朵傘下都有一個雨季,不管你愛或不愛。」,而總有人必須面對自身「就給一把黑傘」,提早盛開的人生。這首詩不以說理的姿態展示,卻將「雨季」和「傘」作為主軸意象來象徵人生的重要命題,讀來雖不沉重,卻更使人咀嚼再三,思考再三,是不可多得之佳作。

 


 

佳作

 

彼岸之囚/洪春峰

 

我聽見有一些生命中止於誤點的地鐵
在恐怖份子手中,普羅米修斯之火被濫用
我聽見被槍聲震撼的文明的脈搏
正在衰弱,彷彿被波浪遺忘的海岸,我曾在夢中
撿起美麗的貝殼,與一顆陌生的無姓名的眼珠

夜投遞我錯誤的禮物,這不是雪季
我試圖驚叫引起你的注意,我看見
一隻鴿子突然被擊落
無辜的翅羽飄落於你的臉龐
像一把血腥的金屬刀叉掉在地上

他們越過天空穿梭於你我的夢
粗糙但卻透明的牆,而百合花與草原都在牆外
他們正在殺害我未來的小孩,經由沾滿鮮血的雙手
在明亮的季節裡殷勤地播撒死亡的種子

我想藉著荊棘的風來訴說,來喚醒
正熟睡中的你,或以冰河的溫度來封存
這一切,我祈求星座的鷹群將你帶離時間的捕捉

如果可以,我多麼不願打擾熟睡中的你
但是,熟睡的你已是我最後的證人

這不是虛幻的言語所引起的風暴,別將我
歌聲裡的陰影抹去,這不是遊戲
不是童話裡的森林,遠方的
人們的血液變成你杯子裡的酒
他們的骨肉將變成你餐桌上的麵包

你睜開眼,請焚燒我的夢境當作你明天的養分
親愛的,別留下任何事物除了貝殼、星光與浪花
當你遠行,請借我你深淵的嘴巴與人群說話
當你,某天走到洶湧的岸旁請將我
留給你的那一顆陌生無姓名的眼珠歸還

 

【個人檔案】

 

高雄人 現就讀成功大學藝術研究所

 

【得獎感言】

 

對於寫作這件事情,我一直有種奇特殊異的感覺。
寫作是個人之事,但場域與發表的問題卻是寫作者必須穿越克服的,
進入研究所之後,更少於文字創作,對於文學或藝術本體之思索
彷彿替代了寫作本身。喜菡文學網的持續經營,甚至舉辦文學獎,
在台灣是件不容易的事情,這背後的意念令人感觸,能得到獎項,謝謝站長與評審的辛勞,再次感謝。

 

【王希成評】

 

作品中一再透露作者略顯悲涼的謙沖文氣,譬如「『我想』藉著荊棘的風來訴說,來喚醒/」、「『如果可以』,我多麼不願打擾熟睡中的你/」、「『請焚燒』我的夢境當作你明天的養分/」。

 

不論作者採取怎樣的一個角度切入題材,心中之最高標準就是對人類的尊敬(包括敵人)和對藝術無悔的熱愛,這中具有高度質地、至為珍貴的謙卑自然湧現出大愛,因此即便行文的字裡行間有所批判,亦屬詩藝之高級諷刺手法。

 

本詩藝術之呈現在於以顯明的意象做語義兩端之拉扯,作者說,「夜投遞我錯誤的禮物,這不是雪季/我試圖驚叫引起你的注意,我看見/一隻鴿子突然被擊落/無辜的翅羽飄落於你的臉龐」,不是雪季當然不會大雪紛飛,但因是「錯誤的禮物」,所以「無辜的翅羽飄落」,鴿子的白羽似雪,而一隻鴿子的白羽足足可以是一場寒冽冰雪,可見任何對自由、文明之小小傷害,都對人類進步無可挽救的傷害。

 

又如,「我想藉著荊棘的風來訴說,來喚醒」中,風之柔軟卻如荊棘,猶言逆耳之忠言、苦口之良藥。

 

作者的入世之精神在於「這不是虛幻的言語所引起的風暴,別將我/歌聲裡的陰影抹去,這不是遊戲」、「請焚燒我的夢境當作你明天的養分」,讓人感動,尤其「當你,某天走到洶湧的岸旁請將我/留給你的那一顆陌生無姓名的眼珠歸還」眼珠無法言說,無法言說的請還給天還給地還給我,這結尾餘韻嬝嬝。

 


 

行旅/鄭智仁

 

我們會以什麼樣貌穿越迷霧
像晨曦溜進飽滿的深林,或讓大水
漫漶信仰的真理,在等待修葺的斷橋前
被寂寞搜索,從有到無
費盡氣力從史書逸走,人生
如此迂迴,路況報導依舊不明

但記憶裡的歌謠仍在誦唱,一山之隔
夢仍棲息在河堤,怕一個咳嗽
吹熄鄉愁,而驚擾廟口耆老
講述不及考古的心事
我們編造一艘竹筏,趕在暴雨前夕
載回當年漁市的吆喝

一牆之隔,就在傳來誦讀的廳室
老壁有了裂痕,誰用舊筆蘸墨光陰
又剝落為新生的嘆息,是樹影閃爍
溜入屋瓦縫隙,又泠泠響亮
拾階而上,看雷鳴驅使蟲獸走散
掌心攤開來就是一幅指引的星圖

那是大正年間,曾祖父用他的母語
追索時光的甬道,更久以前
輕輕一雙自在的木屐,踩住
生命的渡口,輕輕拉開一門帘幕
呱呱落地的嬰兒,重新哺育
他奇特而堅忍的族群社會史

但驚恐恰如白髮的乍現
得以將口音綁在無比精準的繩墨
不停撞痛血鬱的氣骨,讓祖靈偷偷步出
草木皆兵,或搧一陣風就陰冷的
島嶼,從此把耳朵浮貼牆上
以順暢的修辭把情愛隱喻

僅僅一水之隔,不如拍動想像的羽翅
大塊噫氣,所有禱詞在浪濤間
如沫,一眼望去皆已潦草成行
走筆的胸懷已然乾涸,心神不定
我們將以何種方式,擦拭霧鏡
人生如此朦朧,氣象報導依舊不明

 

【個人檔案】

 

1978年生,台南人,現就讀東華大學中文所。喜愛讀詩甚於寫詩,正好換個環境,嘗試把生活過得像詩一樣。曾獲優秀青年詩人獎、府城文學獎、大武山文學獎、高雄打狗文學獎、黑暗之光文學獎、基隆海洋文學獎,著有學位論文《苦惱與自由的平均律──陳黎新詩美學研究》。

 

【得獎感言】

 

不斷出走,這次來到花蓮,忽然覺得眼前所拾見的景象難以忘懷,生命中有一些故事縈繞,有一些舊的記憶消化,成為新的風景。近來,時常穿梭花東海岸公路,聆聽海浪的聲音,水鳥撲翅掠行,而棲居在此,山巒的霧氣飄盪瞬移,落日在另一座山頭。或許對我而言,這是一次新的行旅吧。

 

【丁威仁評】

 

《昭明文選》將「山水詩」的概念透過「行旅詩」與「遊覽詩」兩個分向展現,其中行旅一類,隱然帶有文人在不遇後,對於山水感物的生命書寫。而此詩既名〈行旅〉,且語言的基調呈現出古典的美感與節奏,雖非藉山水以抒懷,卻行旅於歷史與文化意識之上,走筆攤開一幅「考古的心事」,與一頁頁「堅忍的族群社會史」,使讀者在「時光的甬道」裡「穿越迷霧」,回到了當年「漁市的吆喝」,然而就算費盡氣力地去尋找史書裡的雪泥鴻爪,或許就像詩裡的最後一句「人生如此朦朧,氣象報導依舊不明」,我們的存在與生命最後也將成為「迂迴不明」的路況。

 


 

春天/陳牧宏

 

是一個汗流浹背的夢引領我
到這裡,綻放滿鳶尾花
不知通往何處的鄉間小路,似乎我
正在趕路,趕回家?
只有在夢中才會走遠才想到存有
某個空間佈滿篩過的淡紫色影子
酒神微醺的香氣和奶油般緩慢溶化的時間
彷彿一切受到祝福,我突然就
走出黑暗來到海鹽般蒼白的陽光底下
看見春天在海浪中翻滾再
狂奔上岸像個慾望脹滿的男子
緊緊吻住我很鹹但很浪漫

咖啡館在咖啡館我在咖啡館
醒來滿身大汗彷彿跋涉過
整座海洋,落地窗外有飛魚海豚
躍過低矮的樹枝。斑駁的
陽光像一隻溫馴的綠眼珠波斯貓悄悄
滑過半掩的門緣趴臥在
我的腳邊矮茶几底下或沙發椅上
像個奇蹟無聲無息出現在我面前
春天安靜地躺在旁邊
一杯義式濃縮咖啡的距離
情竇初開的少年般壓抑的眼神
望著我很苦但很浪漫

我隱隱顫抖不是因為寒冷似乎
有些秘密穿過我的身體如同我匆忙地
走出家門經過夢境在覆雪的孤獨前
轉個左彎然後不小心撞上你
打翻整杯熱咖啡
弄髒你白色的格子襯衫
這是相遇,我們和奇蹟並肩站著
春天彎身躲在後頭用力推我一把
我踉蹌跌向你,你微張開口欲言
又止嘴裡含著沒有說出來的
欖仁葉香的秘密靠近我的耳朵
輕柔的呼吸碎碎細語很癢但很浪漫

 

【個人檔案】

陽明大學醫學系畢業。兵役中。 喜愛文字、閱讀、古典音樂。

得獎感言】

以此詩獻給如春天般降臨我生命的每一個人。
願他們平安、健康、快樂。

感謝評審。

【王希成評】

 

有時候,簡單的感動是非常動人的,很平凡的題材卻釋放不平凡的細膩感受

反而驚豔。譬如節季,闢如乍暖還寒的春天,譬如相遇,因為人因為時空氛圍,觸景可以生情,有不同的思慮,情思整個融入景物,化為詩的文字,交疊為清新純美的意境。

 

平日太拘謹,以工作生活為範疇,只有在夢中才會走遠,才會想到存在某個空間,佈滿篩過的淡紫色影子。不覺牽動心意,衍生想念,於是周遭變為「酒神微醺的香氣和奶油般緩慢溶化的時間」,彷彿一切都受到祝福,突然就可以走出黑暗,來到海鹽般蒼白的陽光底下,看見春天海浪中翻滾,狂奔上岸,像個慾望脹滿的男子,「緊緊吻住我很鹹但很浪漫」,味道十分特別呢!

 

於是想像張帆,虛實情境交錯,落地窗外有飛魚海豚躍過低矮樹枝,斑駁的陽光,此時看來,一隻溫馴的綠眼珠波斯貓啊!隱隱在春風中顫抖,不是因為寒冷,只是有些潛藏的秘密穿過身體,那一段不期而遇,春天彎身躲在後頭用力推了一把,欖仁葉香靠近耳朵,輕柔的呼吸,碎碎的細語,很癢但很浪漫,在春天中的詩人如此說。

 


 

在日記折角的污漬上旋轉/蘇家立

 

天氣近似淋溼的貓
桌燈注視著沒喝完的碳酸飲料
一架紙飛機從窗戶飛進
房間裡看不見有輪廓的影子
雨,從日光燈下起
重力場中的語言

(
他是個很年輕的音樂家
以八分音符作為帥氣的鬍子)

日記是秘密唯一黑與白交會的入口
他用橘子汁寫下透明的樂譜
等許多年後再讓火焰跳舞
年輕是鋼琴鍵盤上的護墊
不連續的日子裡
顫音和踮著腳尖旋轉
芭蕾舞者的吻
讓羽毛飛不起一根斷髮

(
他拿起銀色的手機
撥一通電話離年輕有三張電影票的情人)

只有安眠藥和網路線的房間中
四季過得比呼吸更快
他喝下最後一口碳酸飲料
一顆泡泡碎了像沙漠
又一年在水平線下過了
日記留白一篇篇中輟的戀情
他以貓的執著關上桌燈

(
他夢見自己一個人在遊樂園裡
別著小小的名牌騎著灰色的旋轉木馬)

窗外剛下起小提琴般的驟雨
一隻鳳蝶停在日記某頁的折角
吸吮太陽沉沒的水痕

 

【個人檔案】

 

1姓名:蘇家立
2.
性別:男
3.
生日:72/4/21
4.
籍貫:台灣新竹
5.
戶籍:新竹縣竹北市聯興里10鄰溝貝街1818
6.
學歷:台中教育大學特殊教育學系
7.
經歷:竹仁國小特教班老師
8.
婚姻:單身中
9.
興趣:讀書、寫作、電玩
10.
口頭禪:不需要為任何人感到憂傷,那就是世界。
11.
期望:世界第三次大戰開打

得獎感言】

說老實話,運氣,一向是我最缺乏的「東西」。而這次突來的喜悅,彷彿是一枚紀念幣卡在水溝蓋上,並沒有掉下去那般神奇。我想我不應該在這沾沾自喜或是忙著燒香感恩列祖列宗,而是該仔細思考:下一步會是什麼?

呼吸也必須氣派些,我堅持著。寫詩,譬如不流血的戰役,一直堅信與什麼戰鬥著,回過頭來,才發現鏡中的自己,臉上多了一抹不必要的蒼老。我說下一步是要往問題的盡頭走去,我說是就是吧?或許吧。

寫完感言後才發現,原來我是不合宜的,就各種方面來說都是,不協調的暴風雨。

 

【王希成評】

 

在近似淋溼的貓的天氣,桌燈,一個人,殘餘的碳酸飲料,百感鬱鬱交集的時間空間,快樂的靈魂似乎抽離,飛躍了現實世界。隨意翻開日記,觸目都是重力場中的語言,前塵往事一一重臨心頭,如杜比環繞音響震撼於心,嬝嬝有餘音。

 

這樣的情境,作者不用內心獨白式書寫,反以理性全能的敘述觀點,藉一個很年輕的音樂家來夫子自道。細緻地描繪並挖掘現代人的情感與生活的媦h,當然其中有詩人深刻的生命經驗。說故事式的書寫,現代感十足,將感覺跳脫出來,如一幅畫讓人遠觀近賞。

 

因為主角是音樂家,所以詩句語言在音樂相關事物中伸展,如:「年輕是鋼琴鍵盤上的護墊」,「不連續的日子裡/顫音和踮著腳尖旋轉」,在閱讀上產生諸多新鮮趣味。而情況是,日記留白一篇篇中輟的戀情,只有安眠藥和網路線的房間,有著很虛無的感覺,日子簡單平凡地一年就在水平線下過了。然而走過必留痕跡,回憶還是有其暖度,心境提升轉換,雨是小提琴般的驟雨,自己變成一隻鳳蝶停佇在日記某頁的折角,吸吮太陽沉沒的水痕,準備再次美麗飛起。

 


 

還有/張葦菱

 

還有很多很多黑暗
是我們沒見過的
光明拿捏我們的形狀和份量
給神擺櫥窗
有人行動,有人不動
選好自己的位置

鴿子脫下外衣
覆在時代的寒窗上
牠象徵的和平
只是戰爭剛好放長假
槍射出的都是肥皂泡泡
吹彈可破,多慈悲的攻擊阿
傷口擦一擦就掉了

雨還沒下到地面就被叫回去
玻璃紙小孩正在放學
不要把他們弄破了
彩虹出現,美色打敗了烏暗
「要武裝還是泳裝?」
雲一臉石頭站在海邊
終於安頓下來

古老的獨裁者
高舉著意志的手臂
沒人聽見他純骨的抖音
咖擦,拆下舉手當拐杖
純手工的刺痛,為了
嚴選歷史素材

我們也敲敲月亮的玻璃
探頭問問玉兔
搗藥的新配方
在三餐飯後和睡前,服用七夕
還有很多很多打擊
是預防甚於治療的

 

【個人檔案】

 

張葦菱,筆名然靈。台灣台中人,生於雨城基隆,也在台中清水小鎮的光河中長大,現居於梧棲,就讀靜宜大學中研所。

 

 【得獎感言】

 

還有風雨,為草原刷牙;還有感言,對著身心詩說;還有很多很多的道路和海洋,等著我們去進行;與我們無關的東西也還有,嚐試和世界連絡;但還有沒有什麼感覺,比想念虛弱、比愛更強壯?

 

還有你,慢慢就知道了。

 

【王希成評】

 

「還有」採縱觀的方式,冷眼凝視,以象徵性的語言針砭當今政治與社會的奇怪現象。語調是理性的,感懷與不安則是感性的,詩句銳利、細膩、深刻地切入了問題所在。開始的詩句很大器:「還有很多很多黑暗,是我們沒見過的,光明拿捏了我們的形狀和份量,給神擺櫥窗。」有些政治人物造神,許多平民百姓當了神的櫥窗擺飾,何其鮮明切題的諷喻,動或不動,每個人都選好了自己的社會位置了。

 

盡管鴿子脫下外衣覆在時代的寒窗上,戰爭還是存在的,闢如口水戰,闢如語言暴力,闢如通膨與失業,可能嗎?傷口擦一擦就掉了。玻璃紙小孩是很好的闢喻,而許多不耐壓力的成年人如玻璃動物,何等易碎。「要武裝還是泳裝?」,答案很清楚,然而古老的獨裁者,喜歡掌控權力,操縱了了各式的分裂與矛盾的議題,單取武裝一瓢飲,自其中得利。


全詩諷刺中帶著深刻的痛。還有多少這樣的社會現象?還有多少這樣的無奈?詩人詩意的語言,把把利刃銳劍刺入了問題核心,淌著血時候,我們或許要思考,如何避開黑暗與戰爭之類負面與毀滅,讓「還有」變「沒有」?

 


 

催眠/吳昇晃

 

也許妳曾經來過,房裡
矢車菊的香氣,心跳聲,床上的皺折和水痕
這是月光樹影交疊的深夜
窗外有雨
整座城市化作樂器
我感受,羊群規律地召喚夢境
街燈將照亮胸膛像戀與悲傷

今夜微雨
滴落在一夜無夢的枕上
我緊擁她,警戒
漣漪的回憶,舊照片,落葉的信紙和字跡
以為離開了
一片海洋自心中湧起
在星星與潮汐都無法催眠的深夜
我們裂成兩岸

岸上風大
時光的鴿子銜著落葉盤旋
留白在她潑墨般的長髮
想像陸續偷渡,想像
一座孔雀藍的庭院裡
藤蔓劇烈生長
妳正聽著愛過的歌,微笑,摘取甜美的果實
……
我已深入黑夜
心事何時才會黎明呢?

黎明之前妳曾來過
為我巨大的睡意放牧
這是街燈與天色皆恍惚的深夜
我請求平靜請求
真實的自己

 

【個人檔案】

 

高雄人,19861月生,水瓶座O型,畢業於新莊高中,現就讀東吳大學中文系四年級,曾獲雙溪現代文學獎。

 

【得獎感言】

 

謝謝長期以來一起讀詩、寫詩的朋友們;謝謝唐捐老師和阿鯨大哥,讓我在詩的國度裡,逐漸找到屬於自己的方向。

在有詩的深夜裡,面對愛情,我彷彿也看見了,最真實的自己。

 

【離畢華評】

 

不玩弄文字,就顯出對詩的基本尊敬。

將浮動的、影綽的、難以言詮的感和覺,貼合可觸可見,彷若中古世紀情詩。

有如此矜持的愛戀(或許不只是愛),便將擁有如此優雅的失戀(或許不只是失去),讓事後的心在寬闊的理智空間從容的「聽著愛過的歌,微笑,摘取甜美的果實……」也是美事。

頂真的上下片「我已深入黑夜/心事何時才會黎明呢?//黎明之前妳曾來過」見出作者對愛之堅信,即便是曾經的擁有,能有這種自我催眠的能力也是好的-------在現今價值觀混亂的世間紅男綠女當中。

 


評審介紹

 

丁威仁

 

  丁威仁,1974年出生於基隆。東海大學中文系文學博士。曾任逢甲、東海大學中文系兼任助理教授,開設大一國文、新詩閱讀與習作、現代文學欣賞、現代小說、文學與社會、電影與文化研究等課程。

  曾為創世紀詩社同仁,現為笠詩社同仁。並擔任葡萄海文學論壇副站長、壹詩歌「詩橫遍野」、台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禁忌詩歌的烏托邦」、楓情萬種文學網「意筆練字齋」的版主、喜菡文學網駐站作家、「我們隱匿的馬戲班」詩文社群版面管理員、「心詩小站」駐站詩人。

亦經營革命的起點--「台灣聚義堂」部落格:
http://www.pon99.net/phpBB2/weblog.php?w=26

個人新聞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php/kylesmile/

與網路評論收集站「屍橫遍野」: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ufb00953/

以及部落格「詩神」:
http://tw.myblog.yahoo.com/kyle-smile

  曾獲2005年第27屆聯合報文學獎新詩組評審獎、九十年度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新詩組首獎、九十三年度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新詩組佳作、八十四年全國優秀青年詩人獎、全國學生文學獎、全國大專新詩創作比賽第二名(第一名從缺)、台中風華徵詩推薦獎、創世紀五十週年詩創作獎、2004年新竹縣吳濁流文藝獎、第七、八屆苗栗夢花文學獎、第七屆菊島文學獎、「尋找心目中的聖山」徵文比賽新詩組第二名、屏東縣「墾丁風鈴季」 風鈴新詩創作入選、台中尋找最HITO的詩人「情詩組」第二名等獎項。新詩〈無調性的戰爭格律〉等三首收入於《中華現代文學大系(貳)新詩卷》(九歌出版);新詩〈造型花蓮—海岸你的山脈〉獲選入《八十七年詩選》與《中國詩歌選》;〈法西斯獨立廣場〉獲選入《九十年詩選》與《創世紀詩選:1994-2004》;〈素描大屯:斬頭筍的鄉愁〉與〈造型花蓮:標點北迴鐵道〉收入於向陽主編之「國立編譯館」《青少年兒童文學讀本:新詩卷(四)》;〈黑色絲襪〉等詩收入於中國大陸編選之《網路百家詩選》;〈便祕品彙〉收入於沈浩波主編《2002-2003中國新詩年鑑》;〈貓婼疑苤E曙鳳蝶〉收入楊克主編《2004中國新詩年鑑》。

  已發表現代與古典文學論文數十篇,即將結集。碩士論文《三曹時期北地士人惜時生命觀研究》,與博士論文《明洪武、建文時期地域詩學研究》將修改付梓 。學術研究方向為台灣文學、現代文學與中國古典文、哲學。出版詩集《末日新世紀》(文史哲出版社)、《反正是詩》(自印)。

 

希成

 一九五四年生,高雄縣岡山鎮人,中國文化大學英文系畢業,現任港都文藝學會副理事長。

服務於石油化學公司採購課,業餘兼任高雄市太極拳雜誌發行人兼總編輯, 金獅湖太極拳教練場主任教練,掌門詩刊同仁。

創作以詩和散文為主,兼寫文學評論。喜歡用文字記錄人生的觀照、生命的體驗以及生活 的感動。詩重哲思和意象的經營;散文關懷觸景廣泛,寫藍領歲月,寫情愛癡狂,更寫社會百 態;評論則觀察入微,深入文章肌理,直指作者用心。創作發表於中央日報、中華日報、台灣 新聞報、台灣時報。

曾獲中央日報勞工文學獎、清溪文藝獎、台灣省新聞處優良讀物獎、高雄市文藝獎。

已出版的書籍有:《拜倫的世界》(翻譯集),《那一夜拈花微笑》、《生命是一口幽深的井》 (詩集,分別入選高雄市、高雄縣作家作品集) ,《生命樹》、《人在燈火輝煌處》、《面對》 (散文集,《人在燈火輝煌處》獲台灣省新聞處優良讀物獎)。

離畢華

詩人、畫家盧兆琦以筆名離畢華從事文學及繪畫藝術創作二十五年。目前仍持續不輟。
在文學創作上,不論現代詩、散文或小說等文體,都是他筆耕的範圍,雖說寫小說的資歷最深,得過台灣新聞報年度最佳作家獎,但卻以現代詩“普普坦之猜想”勇奪第二十一屆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並以“春潮月影”和“一枚鈕扣”獲得第一屆台灣文史營新詩競賽第一名及第三名;新詩及小說並多次入圍中國時報、聯合報文學獎、以及其他各獎。
在繪畫藝術的表現上,自1982年迄今,於高雄新聞報藝廊、串門、御書房、時報廣場、市立圖書館、文化中心、高雄美術館共舉辦九次現代水墨、複合媒材以及油畫個展,以及多次聯展,深獲藝界好評。
雖被文友喻為南台灣“提筆能寫能畫,開口能說能唱”的全方位藝術家;偏他嗜以“裹著夜風獨行,以月光煉鑄文字、以夜色塗抹畫布的藝術創作者。白天,則用來冥想,並讓靈魂快樂的哭泣。”自況。